软体业缺工近 80 万人,日本向世界广发徵才令

日本对软体工程师求才若渴,预估十年内就将有近 80 万个职缺,而 工程师通英文、中文,成为日企招揽的首选,起薪、福利更是效仿硅谷,让 不少科技人趋之若鹜。

六本木之丘,是东京充满未来气息的都会绿洲,有「日本最强独角兽」之称的新创公司 Mercari 便坐落此处。

Mercari 在 2018 年 6 月 19 日东京证交所挂牌上市时,正是台大资管系、美国伊利诺大学香槟分校科技管理所毕业的唐百博,到这家二手物品网路拍卖公司担任前端工程师的第一天。当日,Mercari 股价一度冲高到 6,000 日圆,市值突破台币 2,200 亿元。

儘管 28 岁的唐百博是 IPO 后才到职,半年后却也领到了员工红利配股。还有另一件事也令他开心:身边的 同事愈来愈多了。

「我加入时只有四位 人,近一年来增加到十余位,」留着小鬍子的唐百博说。他的观察披露了一个新现象── 资讯工程师赴日工作,近年来逐渐变多。

职缺翻倍成长 会中文更有价值

原因就是日本人口减少,软体工程师严重不足。

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 2016 年「IT 人才最新动向与将来推计」调查,2016 年日本约有 17 万 IT 人才缺口,并将在 2020 年达 37 万人,2030 年的「不足」,预计将有 79 万人。

104 人力银行的数据,显示了同样徵兆。「赴日工作最多的职缺,是软体及网路业,」104 资讯科技猎才招聘处顾问滨野了平指出,日本企业在 104 网站所开的职缺数量,连三年拔得头筹的皆是软体及网路相关行业,2019 年更攀升到新高的 36.6%,比 2017 年的 18.1% 成长一倍。

因应世界产业潮流,日本跟其他国家一样,积极发展人工智慧、物联网、区块链等,对软体工程师求才若渴。但本身人才不足,只好向全球发出徵才令,对 的程式高手,日本更是「情有独锺」。

「因为日本人的英文普遍不好,」滨野了平分析, 软体工程师既会英文又会中文,一方面能更快吸收来自美国第一手的技术新知,另一方面,可以协助日本企业打进中国市场。

日本软体工程师薪资高,也是吸引人的原因。年薪待遇从 300 万日圆,最高可达 3,000 万日圆(约 840 万台币)。追蹤 人进入日本软体业的路径,赫然发现一个共通点:日本乐天往往是第一站,再以此为跳板,转到其他 IT 公司。

日本 LINE 株式会社 DevOps 工程师、27 岁洪立远的亲身经历,便是如此。来到全世界最複杂拥挤又忙碌的新宿车站,楼下万头钻动熙熙攘攘,位于共构大楼 23 楼的 LINE 东京总部,早上 10 点前杳无人烟。「在日本上班很快乐,LINE 可以很晚才来上班,」身着帅气风衣、朝气蓬勃的洪立远,一脸愉悦笑着说,他很少加班,很少遇到做不完的情况。

工作环境弹性 只会英文也无妨

就读台大资工所一年级时,洪立远上网搜寻到日本乐天有一个全球招募实习生计画,他申请后,得到了两个月的实习机会。那一届,他是唯一来自 的实习生。

那一年暑假,他学到很多,日本同事对他很好,週末假日在东京四处游玩,他很喜欢这种工作与生活平衡的感觉,决定完成 学业后到日本工作。由于实习期间表现不错,毕业后不用当兵的他,2016 年 10 月成为日本乐天的正社员。

乐天在日本,被视为资讯人才的「摇篮」,薪水不算最高,但大量招聘「不会日文只会英文也没关係」的外籍员工,门槛较低,所以许多 工程师以此为日本职涯的起步点。待了 1~2 年后,通常会转职到更高待遇的工作,年薪至少高出 100 万至 200 万日圆。以洪立远为例,2018 年 5 月换到 LINE,年薪比乐天高了 30%。

不过,转职得先通过层层考验。洪立远分析,日本软体公司在徵才前,通常先需要通过线上程式测验,2 小时内解出两题,全部答对才有办法进入到下一关,与真人面试。面试官重视的是应徵者的程式经验背景,对电脑的架构、演算法、作业系统是否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和专精。

「两关闯下来,代表第一写程式要快,第二是资讯软体能力够专业,才能成功过关,」洪立远说。

派遣接案公司须留意 恐沦「下流社会」

日本知名软体公司的工作环境十分优渥,不常加班,饮料随便拿,资助外籍员工学习日文,上下从属关係不像日本传统商社般阶级分明,反而处处模仿硅谷公司的透明开放。

甚至有一些独特的福利制度。譬如,Mercari 认为每位员工找寻伴侣是很重要的幸福条件,所以大方赞助每位员工使用交友软体 PAIRS 的会员费。

另有独特的「chat lunch」制度,公司内部设立各国不同语言的「聊天俱乐部」,员工加入每天可获得 2,000 日圆餐费补助。「我来公司很少付钱吃午饭,都是公司 chat lunch,」唐百博笑道。对公司而言,不同部门员工交流,也会对公司向心力变强。

同事来自世界各地,也是新鲜挑战。LINE 的开发者部门,洪立远发现,外籍员工比例超过一半,包容风气可想而知。而 Mercari,更是群聚 40 多国员工的小小世界村。「多元团队当中, 人的优势很鲜明,」唐百博表示, 人 EQ 高、有弹性、易沟通,与他人合作比较顺利。

普遍而言,在日本知名软体公司工作的 人,大多过着令人欣羡的生活,但是,也有 人处于日本软体业的「下流社会」。尤其是在派遣公司或接案公司写程式,案子一直来,就比较需要加班,加上不是大公司,普遍低薪,待遇甚至跟日本社会新鲜人的 20 万日圆月薪差不多。

「除非你真的对日本很有爱,去那样的派遣公司也愿意,」洪立远建议,先找到大公司的工作再来日本,不然生活品质可能不会比 好。

(本文由 远见杂誌 授权转载)